据《西班牙日报》网站报道,在慕尼黑的大雪之下,巴萨的冬天变得更冷,更压抑。欧冠比赛前,霍安拉波尔塔在巴伐利亚州首府的大教堂点燃的蜡烛毫无用处,只不过是失败者的绝望伎俩。信仰的奇迹,在这支巴萨身上,并不存在。比赛结果的好坏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。现实情况是,这家俱乐部已经完全陷入了一个黑洞。

在欧冠小组赛中被无情而残酷的拜仁挡在近20年来不曾缺席的欧冠淘汰赛之外后,现在轮到巴萨重新调整俱乐部的预算了,其新预算标准需要比科学标准更令人乐观一些。众所周知,巴萨已经习惯于把从欧足联获得的进入欧冠八强的2020万欧元奖金列入预算。但是最后,今年连16强都没能进入。

因此,对于体育竞技层面的失望情绪,还有必要加上经济层面的一记耳光,以及作为“甜点”的声誉危机。整个欧洲今天都将谈论巴塞罗那的衰落,这是一个始于2015年的陡坡,从那个赛季的欧冠联赛挽救了巴托梅乌的俱乐部主席职位之后开始。对于拉波尔塔来说,这是一种“似曾相识”的局面:2003年,也就是他上任的第一年,他接手的俱乐部只能参加联盟杯比赛。那些似乎一去不复返的日子现在又回来了。而此前,巴萨一直还在做着欧洲超级联赛的美梦。